《紫薇幻》

作者:吴高爽
第一章 屌丝 第二章 初遇 第三章 恋爱 第四章 失恋
第五章 人格解体症 第六章 精神病院顶层 第七章 疑惑 第八章 侦探
第九章 逃跑 第十章 峰回路转 第十一章 星体投射 第十二章 出体神游

               第一章 屌丝


我老了,已经很老很老,也许不久后我会去一个从来没人去过的地方,去之前我想把我年轻时的一些有趣经历记录下来,算是在这个世界留下一些足迹吧。


我出生在东部沿海的一个小县城,那个时候大家都很穷,直到我八岁的时候我家才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花了四百,不过那个时候四百比现在四千都值钱,我记得那时我爸买了几麻袋的西瓜铺在床底,才花了不到五十块。买这台电视是我爸妈大吵了一架后决定的,因为我整天赖在邻居家看西游记,我爸嫌丢脸,但我妈觉得小孩子想看电视有什么丢脸的,为这事两个人先吵架,吵到最后我爸还打了我妈,这是我印象中唯一一次我爸打我妈。

隔了一个星期,我放学回家惊喜地发现家里多了一台电视机,包装纸板箱和泡沫塑料摊了一地,我爸在楼顶忙着安装电视天线。那个时候还没有有线电视,想接收到电视信号必须用好几片长长的铝片组装成天线,再用一根长木棍支起来立到屋顶,再扯一根信号线把天线和电视机连接起来,所以后来每一到雷雨天,我妈就大声叫我:“阿紫!打雷了,快去把电视天线拔了!”


我小时候根本没零花钱可花,但小我一岁的死党阿超有零钱花,他爸很舍得给他钱,所以我那时一直跟着他,通常是站在旁边看着他打街头霸王街机,有时还可以给我玩一下,其实看着他打就已经很过瘾了。


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曾经觉得过得太慢了,其实过得非常快,一眨眼就高中毕业了,我高考刚好上了专科线到了H市就读机电专业。其实我对计算机专业更有兴趣,但那个时候电脑刚进入中国不久,计算机是热门专业,我的分数根本达不到录取要求,只能随我爸填了一个他认为有前途的专业。一年后阿超高考落榜了,也跟着他表哥来了H市修复印机,虽然在同城但也没碰过几次面,直到后来到我毕业后我们才租房住在了一起。


我大学三年基本上在荒废光阴中度过,逃课睡觉、踢足球、玩帝国时代、炒股,却唯独没有好好读书。大一的第一学期挂了六门课,第二学期又挂了四门,寒暑假回家别人都在玩,我却只能死命复习为开学后的补考准备。后面两年我学聪明了点,知道了临近期末的最后两周,老师就会透露考试的重点,这时只要不逃课便能不挂科。


但因为第一学期的挂科太多,补考时数学与英语没过,但毕业前还有一次补考机会,为了那次补考我真的头发都焦虑白了一大片,但最后英语还是没过。那天一进考场,脑子立刻变成浆糊一样,我知道这次肯定完蛋了,这种浆糊一样的感觉我实在太熟悉了,曾经在高考前折磨了我一个月,每隔一两天就得去挂一次盐水,不挂就根本没法用脑。最后考前三天医生给我开了一种扩张脑血管的药,吃了后脑子变得清醒无比,才刚好挤上了专科线。


没有拿到毕业文凭我实在没脸跟我父母说起,最后我撒谎说在H市已经找到工作,打算在这里发展。但后来我爸托姑丈帮我谋了份铁饭碗,来学校调档案时才发现了真相,真是伤透了他们的心。


好了,上面是我毕业前的大致经历,有趣的故事主要发生毕业后,现在开始我放慢速度,一点一滴地来回忆。


跟其他少年一样,我高中时曾沉迷于金庸的武侠世界,可以说我的情感世界就是被金庸启蒙的。

我那时也犯了中二病,觉得自己很像杨过,就一直在等待属于我的小龙女出现。即使高中大学时有女生曾主动向我暗示喜欢我,这些女生虽然长的也还不错,但我知道她们不是那个人,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她们长得还不够美,小龙女多美啊,只要看她一眼你就不会再爱上其他女人。

不管承认不承认,男人就是那么肤浅,这个表述也许有点错误,但我就是这么肤浅的一个人,我不但肤浅,而且还是一个用下半身思考的人,但却又很单纯,为了那点肤浅的愿望一直守身如玉。

是不是觉得很矛盾?

时间来到2002年,那个时候我已经从学校出来两年了,第一年在一家电脑公司卖电脑,但我不是一个好的销售员,业绩惨不忍睹。我一直觉得销售必须得外向性格的人才能担任,让一个内向性格的人呢去担任销售是完全错误的,我在卖出一台电脑后会产生一种奇怪的感受,就是觉得很不好意思赚了客户的钱。

过了一年我不想在电脑公司呆下去了,因为一直痴迷于股票,某天看到期货公司在招经纪人,觉得期货比股票刺激多了,于是立马辞职来到了期货公司。所谓期货经纪人,就是需要你去寻找客户,让他们来公司炒期货,然后拿佣金提成,基本没有底薪,我进去时只给了三个月每月四百的底薪,幸亏还提供了一顿工作餐。

但这点钱根本没法生活,而我也从来没打算出去找客户,只是天天坐在电脑前做技术分析。三个月试用期一到底薪也没了,这时真的混不下去了,因为不但要吃饭,还要交房租。

正在我忧愁生计之际,一天坐公交车,停靠在一个大学旁的站点时看见一家网吧门外立着一块招网管的牌子,我立刻从这个站点跳下来,我仔细看了看牌子,有点犹豫。因为我虽然很喜欢电脑,也很喜欢玩游戏,但只在电脑公司做销售时拆过一次电脑,其它什么也不会,而牌子上写着要求有网吧工作的经验。

我在网吧门口犹豫了半天,离开又走回,走回后又离开,反反复复三四趟后我终于鼓足勇气走进了网吧。

收银的是个一个大叔,很严肃的样子,进去后我开口问他:“大叔,你们这里在招网管吗?

他皱起眉头盯了我会,说:“老板不在,要不你等会再来吧。”

我转头望了望,这个网吧在很长的一间房子里,左右两边排着电脑,房子结构是把三间屋子打通后形成的,在中间承重墙两侧也各放了一台电脑,当时白天上网的人不是很多。

这时坐在最靠近收银台的一个人回过头来问我:“你是来应聘的吗?”

我点点头,这个人一头卷发,全身牛仔衣牛仔裤,长的挺帅。

他说:“我是这里的网管,老板不在,要不你等他一下吧。”

我问他:“已经有网管了,还要再招一个吗?”

他说:“对,本来有两个,另外一个已经离职了。”

说完他就转头去弄他的电脑了,于是我坐在他旁边看着他弄。

没过一会,我听到收银大叔在大声叫:“喂!那个人,老板来了!”

我回头一看,一个圆寸头的肥胖中年人在吧台傍边望着我,我立马起来走过去跟他说:“你好老板,我是来应聘的。”

他打量了一下我,问:“你以前在网吧做过吗?”

我诚恳地望着他的眼睛,回答:“做过,我做过两年的网管。”

没办法,我也不喜欢撒谎,但不撒谎就要马上断粮了。

他听说我做过两年网管,露出了一丝笑容,说:“我们这里试用期工资一千,试用期过后一千二一个月,你觉得怎么样?”

别说是一千二,就是八百我也愿意做。

于是我开始了我的网管生涯。

做网管是个什么体验呢,让我回味一下,毕竟时间过了那么久,我都已经快淡忘了。

首先是气味,一种混杂着烟味、电气味、灰尘的味道,还夹杂着一股热。

其次就是:“网管!网管!网管!!”

“网管!网管!!网管!!!”

“来了。”

另外一个顾客又在叫:“网管!过来一下。”

“不好意思,请等一下,等我这里先弄好。”

我按了一下电脑重启键,跟顾客说:“死机了”,然后去跑另外一个顾客那里,又按了一下重启键,跟他说:“死机了”。

噢,那时win98系统太容易死机了,幸亏那时网络游戏还没流行开,否则当网管会被活活打死。

我在网吧开始第一天工作的时候,就遇到了麻烦。

本来是两个网管,每个人接替管半天时间,但前两天因为局域网感染了蠕虫病毒,所有机器要重装系统,一个人搞不过来,等着新招的人来后再重装系统。

关键是我从来没装过系统。

那位卷发的老哥绰号叫老K,等到了半夜通宵时间,网吧已经走了一半的人,老K给我一块修补好系统漏洞的硬盘,让我去Ghost还原系统。

我硬着头皮拿过硬盘,找了台没人的机器,把主机外的线慢慢拔了,再把主机打开。这还是我第二次拆开电脑主机,我按着回忆一根根线摸索,最后总算找到硬盘数据线和电源线。

这时老K在那边问我:“那台搞好了没?”

我说:“快了,快了”,然后赶紧把拷贝的系统母盘插上,点上电源,没过一会,进了windows98系统。

然后该怎么弄?

这时老K走过来,跟我说:“已经搞好了是吧?去搞下一台吧。”

 “还没。。。这个Ghost我以前没用过。。。”

我没敢看老K的脸,我猜当时他应该脸上是很古怪的表情,他叹了口气说:“厉害!不会用Ghost也能做网管”。

最后他仔细教了我一遍,怎么进BIOS设置优先启动盘,怎么退出还原精灵,怎么进DOS启动Ghost,怎么拷贝系统,还好我学习能力还可以,看了一遍,再让他看着我操作一遍就学会了。

那天晚上两人搞了一通宵,让顾客们换了位置,总算把所有机器都还原了系统。老K让我先回去睡觉,中午再来换班。

走出网吧,天刚蒙蒙亮,外面的湿冷的空气格外清新,我拖着胀胀的脑袋,路边买了早饭吃完坐公交车回到租房处倒头便睡。